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钢铁、木材价格齐飙升!美国制造商抱怨关税助

发布时间:2021-06-03 01:24

  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在4月飙升,衡量基本通胀率的指标超过了美联储2%的目标,并创下1992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而据美媒报道,

  此前,美国曾对木材、钢铁和半导体等产品实施关税,以保护美国公司免受来自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的进口产品的影响。然而,一直反对这些关税的美国进口商称,当前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产品短缺与其脱不了关系。

  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进口钢铁征收25%的关税。今年,钢材价格比一年前高出三倍,每吨约1500美元。印第安纳州瓦巴什的金属制品制造商B.Walter & Co.的总裁布尔勒(Scott Buehrer)抱怨道:“自去年9月以来,我的主要钢铁供应商已经提高了15次价格。当钢铁价格已经是天价时,还征收关税的理由是什么?”

  因此,美国进口商希望推动现任的拜登政府取消关税。近日,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罗斯(Cecilia Rouse)在简报会中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在对美国的关税政策进行审查,研究放宽关税以及其他因素是否可以缓解木材和其他产品的供应短缺问题。但她也补充说,贸易政策是一个比短期市场波动“大得多的问题”,它需要在全球政策背景下进行解决。

  “从这些行业原材料涨价的情况来看,(当前美国通胀)和关税有一定联系,但可能并不是直截了当的关系。”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潘锐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放宽关税,可以部分缓解供应短缺的现象……因为从理论上讲,降低或取消关税,对产品的进口是有帮助的。”

  据美媒报道,5月美国有300多家制造商写信给美国总统拜登,要求其终止对钢铁征收的25%关税和对铝征收的10%关税。制造商称,国内需求火热,但关税导致美国进口商需要为一些钢铁产品比欧洲竞争者多付40%的成本,大大降低了企业竞争力。通用汽车等制造商也在抱怨钢铁和半导体等原材料的价格上涨和短缺。

  布尔勒说,自去年秋天以来,轧制钢的价格上涨了近两倍,为保持收支平衡他已经削减了10%的员工工资以降低成本。美国密歇根州Clips & Clamps Industries公司主营加工汽车部件。公司总裁阿扎纳佛瑞恩(Jeffrey Aznavorian)称,公司在4月出现亏损,并将损失部分归因于公司不得不支付更高的钢材价格。他担心公司会输给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外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因为后两者可以买到更便宜的钢材,从而提供更低的价格。

  据英媒推测,随着拜登政府寻求缓和与盟国的紧张关系,并推行更健全的经济政策,特朗普政府时期推出的钢铝关税可能会被取消。但目前为止,拜登政府的回应仍是,正在审查关税政策,但没有立即取消的计划。

  木材行业的进口商则更加倒霉。5月,木材期货合约达到每千板英尺(per thousand board feet)1600美元以上,这是每年同期正常价格的四倍还多。全美住房建筑商协会(NAHB)估计,高涨的木材价格使一幢典型独户住宅的价格增加了36000美元。

  “当你没有足够的国内供应时,对原材料征税没有任何经济层面的意义,”NAHB首席经济学家迪茨(Robert Dietz)说,“家用电器、洗衣机、制造房屋的螺母、螺栓、螺丝和钉子,都要被征收一些金属关税。”

  房屋建筑商和一些议员此前向拜登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取消2017年对加拿大软木木材征收的关税。然而,5月21日,美国商务部发布了一项初步决定,称将把对加拿大木材征收的进口关税从9%翻倍至18%。

  NAHB主席佛克(Chuck Fowke)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写道:“如果政府将关税提高一倍的决定生效,将进一步加剧美国的住房负担危机,给木材价格带来更大的上涨压力,并迫使数百万美国购房者和木材消费者为这种不成熟的保护主义行动埋单。”

  早在特朗普政府推出的关税措施时,一些经济学家就警告称,这可能会刺激通货膨胀。研究公司Ned Davis Research于2018年发布的报告称,关税会导致通胀上升,政策不确定性增加,资本支出和就业增长放缓,生产力增长减弱。根据纽约联储、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基于2018年关税措施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关税改变了美国生产商的定价行为,投入和产出关税的综合影响使美国制造业的平均价格提高了1个百分点。

  NAHB早在今年2月起就敦促美国政府取消对加拿大木材的进口关税,以帮助增加木材供应。“NAHB敦促拜登总统和国会,帮助减轻对住房和经济日益严重的威胁。政府应敦促国内木材生产商提高产量,以缓解日益严重的短缺,并把结束对加拿大出口美国的木材征收关税作为优先事项,因为这些关税正在恶化木材市场空前的价格波动。”NAHB在一份声明中指出。

  尽管有经济学家指出,关税的影响大多被进口商消化,对消费者价格冲击不大。但一些美国最大的公司在4月的公司收益电话会议上警告说,较高的商品价格将很快转嫁给消费者。霍尼韦尔公司首席执行官阿达姆兹伊克(Darius Adamczyk)说,该公司已注意到钢铁、半导体和铜的价格大幅上涨。“这绝对是今年的一个看点,对我们来说,通货膨胀正在形成……我不认为势头会减弱。短周期内(经济)肯定是过热的。”阿达姆兹伊克说。

  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3月对制造商的调查,难以捉摸的零部件供应是阻碍工厂发展的一大主因。ISM制造业商业调查委员会主席菲奥雷(Timothy R. Fiore)说:“交货时间延长,关键基本材料大面积短缺,商品价格上涨,产品运输困难,这些都影响着制造业经济的各个环节。”

  当前,由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衡量的消费者价格(不包括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部分)上个月增长了0.7%。这是自2001年10月以来核心PCE价格指数的最大涨幅,此前3月的涨幅为0.4%。而核心PCE价格指数是美联储首选的通胀指标。在截至今年4月的12个月里,核心PCE价格指数上升了3.1%,是1992年7月以来的最高值,3月的这一增幅为1.9%。

  潘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些行业原材料价格暴涨与关税有一定关联。不过,更广泛来看,美国物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美联储的货币超发以及美国政府大规模的财政支持措施,造成了流动性的泛滥。

  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PNC金融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法尔奇(Gus Faucher)认为:“在非常强劲的需求和供应链中断的情况下,许多商品供不应求。此外,随着消费者开始再次外出,一些服务价格急剧上升。”

  当下,美国政府正推动数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方案,用于建设道路、桥梁和电动汽车充电站的资金。美媒指出,政府干预可能会加剧价格上涨的压力。而且,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进口国,2019年的进口额约为2.5万亿美元,为缓解短缺和高价格而对关税进行的削减可能产生广泛的影响。“减少或取消关税可以缓解原材料供应短缺的一些问题”,潘锐则说,“但很难从根本上解决价格上涨,因为这是美国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结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36选7长葛市将举办2021中国(长葛)建筑机械交易

下一篇:36选72020年中国(长葛)建筑机械交易会将在长葛